主页 > 教育新闻 > 用光明的人性“相互取暖”
用光明的人性“相互取暖”

  “采访中我们感受最深的人性关爱就是———救人”;“作为一名人民警察,就该以人为本,理解老百姓的心情,把救助生命看作第一要务”;“对家长负责、对孩子负责、对社会负责,灾难中走在学生的最后边,这就是教师的人性关爱”;“我是一方的人武部长,灾难中所能做的就是挖人抢粮”……

  他们是:黑龙江哈尔滨市公安局巡警支队支队长刘亚民,甘肃省徽县嘉陵镇人武部长田宇,四川省彭州市红岩镇中心小学教师周汝兰,中央电视台记者张泉灵。

  生命是有限的,但关爱他人是无限的;生命是短暂的,但人性的光辉是永恒的。因此,有许多人在灾难中选择帮助他人,哪怕是最微弱的力量,这就是人性的光辉。在抗震救灾中,救援者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感染着受助者,也被周围人的人性光辉所温暖。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女儿,我班上的学生有没有受伤的?学校里有没有学生出事?……你受伤了吗?”

  当彭州红岩镇中心小学教师周汝兰地震后第一次见到女儿时,母女两人的对话让人心酸。

  周汝兰四次冲进摇摇欲坠的教学楼,将全班52名4至6岁的幼儿全部转移到安全地带,凭着这一非凡举动她赢得了人们的敬重。但周汝兰却很平静地说:“当时,我们学校的所有老师都和我一样在努力转移学生。每个班都是学生跑在前面,老师断后。其实,大伙儿也来不及多想,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一个孩子出事。”周汝兰所在学校的学生们在这次震灾中全部幸存。

  “自从成了一名基层干部,我的肩头就有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在危险面前必须挺身而出,因为我也是一个兵。”地震发生时,嘉陵镇武装部部长田宇正在奶奶的灵堂前办理丧事。突然间,山摇地动。田宇只有一个念头:“救活人要紧!”

  刚刚转移了300多名群众,田宇又接到通知,地震导致临近的宝成铁路徽县段109隧道严重坍塌,一列拖挂着12节油罐车的货车起火,需要立即疏散隧道附近居住的群众。

  有一部分人说什么也不愿离开,一心惦记着从废墟中抢救财产。田宇带领民兵们用手扶、用肩背、用拖拉机拉,嘈杂混乱的人群在这支由民兵组成的“流动安全线”的指引护送下,进入了安全地带。看着乡亲们渐渐走远,田宇突然想起奶奶的遗体和自家的房屋,一边搜寻有没有落下的人,一边往家里跑。当他赶到家门前时,5间房屋已经全部倒塌。

  哈尔滨市公安局巡警支队支队长刘亚民每每讲起在汶川三江救援的一段经历,都会苦涩地笑笑:救援中的一天中午,他正在吃“午饭”———几块饼干几口水,见到旁边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眼巴巴盯着他手里的饼干,“孩子一定饿坏了。”于是,刘亚民拿出几块让她吃。

  “妈妈不让吃,她说叔叔们还要走路,还要去救人,不能饿肚子。”小姑娘很懂事地说。

  “孩子,吃吧,咱不让妈妈看见。”刘亚民把饼干偷偷递给饥饿的孩子。一转眼的工夫,十几块饼干就吃光了。小女孩抹抹嘴巴对刘亚民甜甜地笑了:“饼干真好吃。”

  在抗震救灾一线,未必有太多惊心动魄的豪言壮语,也不总是舍生忘死的见义勇为,但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着令人无法忘怀的小故事,感动着参与救援的所有人,并给救援者以人性的洗礼。

  在刘亚民带领的抗震救灾特警队里,大多数是“80后”的年轻人,“我们以前说过100次搞好警民关系,也不如这一次救援行动更有教育意义。”

  5月14日,刘亚民带领来自哈尔滨、长春等地的516名公安特警、消防特勤官兵和福建边防总队的医护人员,组成先遣队步行6个多小时挺进“震后孤岛”———汶川三江乡。到达灾区后,他们了解到群众们最缺的就是粮食。幸存下来的一千多人,也只能每人每天分到一两大米,稀粥成为大伙的惟一口粮,男的要救人,给两勺,女的就只给一勺,但粮食很快就吃光了。

  于是,特警队决定冒险在废墟中抢救粮食。此时,老百姓围了上来,手拉手挡在房前喊道:“千万别进去了,宁可我们饿着,也不能让你们砸着!”

  特警队员们眼圈红了。可是,没粮食,老百姓就得挨饿。刘亚民还是挑选了一些身手敏捷的队员,分成20个组,分头行动,爬上屋顶,把绳子放到摇摇欲坠的屋里,由一个身材较小的特警队员钻进去收集粮食,再用绳子吊出来。当时每天有上百次余震,所有房屋都成了危房,有几次特警刚刚搬出粮食,房子就塌了。在这样的情况下,特警队员们依然为群众抢出了12000多斤的粮食。

  在三江,一个饥饿的藏族小男孩偷偷跑到山上找野果,在山体滑坡中掉到裂开的地缝里,刘亚民和特警队员们硬是贴着随时都有可能继续滑坡的山体慢慢移动过去,将孩子安全解救下来。背着孩子才走出30多米,山体再次滑坡,裂缝顷刻间消失了。所有在场的人都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惊魂未定之时,特警队员们发现孩子不见了,急忙四下寻找,很快孩子灰头土脸地跑了回来,手里捧着一把野果,硬塞给救援人员:“叔叔,谢谢你们。”

  “人性关爱似乎是个很大的命题,但常常通过一点一滴的小事情折射出来。”张泉灵在灾区采访时发现,运送伤员、受灾群众的直升机旁永远“井然有序”———没受伤的让受伤的先登机,受伤轻的让位给受伤重的,“在那种危险尚存的环境下的谦让,就是人性间的相互关爱。”

  在离开四川前的一天,张泉灵听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位被掩埋在废墟里几天几夜的地方官员被救援部队抢救出来,没想到他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我压在下边一直在想,这世界上最傻的事情就是当一个贪官……”

  一场大灾过后,所有经历者的人生观、价值观都潜移默化间发生了改变。将积极乐观融入奥运热情

  7月7日是田宇终身难忘的日子。他作为奥运火炬手,在世界瞩目中跑完了人生最光辉的一程。在沿路群众欢呼声中,田宇觉得手中的火炬沉甸甸的:“它代表希望代表爱。我是在通过奥运圣火传递着抗震救灾精神。”

  由于田宇、刘亚民、周汝兰在抗震救灾中的突出表现,他们都光荣地成为了奥运火炬手。

  目前,四川抢险救援行动告一段落,刘亚民和同事们下一步的工作重点将整体转入奥运会保障工作中,“我们会在安保工作中继续发扬抗震救灾精神,使北京奥运会开得平安、顺利、成功。”

  此次奥运报道中,张泉灵依然如故是“主力队员”。对她来说,奥运会不仅仅是一个比赛连着一个比赛,而是一次世界各国人民相互交流的难得机遇。“就像灾区群众一样,乡里乡亲难免有磕磕碰碰,灾难中大家的心往一处想,交流也多了起来,原先的矛盾消解了,融洽得像一个大家庭。奥运会也可以成为这样一个消除误解的平台。”

  张泉灵现在总还时不时会通过电话问候在灾区认识的“新朋友”。前几天,一位至今住在帐篷里的朋友打来电话,张泉灵问他最近在忙什么,过的怎么样,他说正在种花种草,邻居们在养鱼。

  “北京要办奥运会了,会有很多外国朋友来中国,如果他们顺道来四川看看,我们要让他们知道,虽然四川遭了灾,但我们的日子过的挺巴适,挺滋润。”